主页 > 有趣生活 >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 >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
2020-07-18
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 

随着火车行驶在轨道上的声音逐渐减弱,

一辆火车也是逐渐地停了下来,拥挤的人群匆忙地下车,

大都是背着大包小包,着装不整齐但又看着那幺有精气神的样子。

在人群中,也有一个同样背着大包,提着蛇皮袋子的女人,

农村妇女的普通着装,可能是因为农活做的多了,脸上显得有些土黄,

但在土黄色的遮盖下,却也能看出本该清秀的俊俏的脸庞。

  

女人一下车,匆匆出了火车站,便是咧嘴笑了,

扫视着高楼林立的这个城市,这是她在农村乡下不曾看到过的,

而上次亲眼看到的时候,还是弟弟结婚的时候呢,

而这也是她比较骄傲的地方了,

弟弟当初也是考上了公务员,现在也算是一个公务人员了。

  

女人叫做阿娟,是个哑巴,父母因为意外都走了,

跟弟弟从小相依为命,一个人把弟弟拉扯大,供弟弟考上了公务员,

这次来城里她并没有跟弟弟说,前两天弟弟给她打电话,

说需要一笔钱,钱数不小,想让姐姐帮他跟家里借借,

但是弟弟始终也没有给她说原因,阿娟也担心帮弟弟借了之后能不能还上,

这些人都是曾经帮过自己的人,如果还不上,那阿娟心里真的很难受,

所以阿娟就索性卖了老家的房子和地,直接凑齐了这笔钱,

想着到城里找个工作,以后就直接留在城里了。

 

阿娟依稀还记得弟弟家的地址,她想着也就不通知弟弟了,

直接去家里把钱给弟弟还能给弟弟个惊喜。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来到弟弟的家里,敲响了弟弟家的门,

过了一会儿,门开了,开门的是弟媳妇,

阿娟笑着打招呼,弟媳却是一副不友好的表情:「你等会,家里有人。」

「唰」一下便是把门又关上了,门外的姐姐一下就愣了,

但也不敢再继续敲门了。

随即在不远处找了个地方坐下。

  

过了一会儿,门开了,有人出来了,看起来应该是弟弟的上司,

弟弟还出来送,还往手里塞着什幺东西。

眼看着弟弟送走了人,阿娟才敢走了上去,笑着对弟弟打招呼,

高中的时候弟弟还教过阿娟手语,所以姐弟俩的交流还是可以的。

「姐姐,你怎幺过来了?也不给我说一声。」

姐姐用手语表达着自己的意思:「我来给你送钱,我带着钱过来的。」

「那你也不用亲自过来嘛,先进来吧。」

阿娟从包里掏出来了二十万块钱,这是她所有的钱了,

弟弟让媳妇把钱拿起来,说:

「放心吧,姐,回头这些钱肯定都能换的,

现在我们单位发放福利房,特别便宜,

但是有名额,我这走了好多关係,所以这钱我不能断了。」

   

阿娟的脸色有些变了:

「你要踏踏实实的干,不要歪门邪道,姐没有上过学,但是也知道当官的不能搞贪污。」

「说什幺的,姐,行了,你先在这住几天吧,回头你就回去。」

姐姐抬了抬手,还是没有告诉弟弟自己把老家房子卖了的事情。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 

过了几天,弟弟又把姐姐叫到了客厅,旁边的弟媳也是一脸难看的样子,

姐姐在这住的几天,她烦坏了,总是嫌弃姐姐这髒那髒的,

所以,他们要赶姐姐走了。

  

「姐,你回去吧,放心,过不了多长时间,我肯定就能升了,肯定就能把钱还上了。」

阿娟有些窘迫:

「可,可是我已经把家里的房子卖了,那钱就是买房子和地的钱,我回去也没地方住了。」

「什幺,你把房子卖了?你傻吗?那你要怎幺办,你想一直跟着我吗?

我现在的情况都不敢要孩子,还怎幺让你跟着我。」

阿娟没有说话,低着头,而眼睛里已经湿润了。

   

「算了,我马上就搬到新房子里去了,

这个房子还有不到半个月也到期了,这半个月你想住这就住这吧,

之后,你自己想办法吧。」

  

阿娟这时候的眼泪就是止不住地往外流,

这是她的弟弟,她养大的亲弟弟啊,她记得他不是这样的,他不是这样的啊!

可是弟弟还是就这样把她扔下了,搬去了自己的新家,

也凭着自己的一些手段一步一步地往上爬着。

  

而阿娟在这个冷漠的城市里真的成为了一个孤独的人,

她是一个哑巴,然后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手语,

所以就连最基本的交流都成了问题,

但是也是从小干活的体质,她并不怕苦不怕累。

  

被弟弟赶出来之后,最苦的时候她做过乞丐,

也做过服务员被人骂过,后来找了辆三轮车,开始卖水果,

而对于阿娟命运真正的转折,也是再次遇见了他。

时间过的很快,五年就这样过去了,

而五年里,弟弟从来没有找过阿娟,

甚至连那二十万他也觉得这已经是理所应当了。

    

不过五年后的现在,弟弟过的并不如意,

他再一次搬回了租的房子里,或许对他来说,不是牢房已经很幸运了,

他为了能够走的更远,不断行贿受贿,

奈何法律和人民总是不会允许他们的腐败的,

也就是他的官职还低,所以金额并不大,最后并没有坐牢,

但是他的不义之财和公职人员的身份都不会有了。

   

现在妻子也因为这个巨大的落差产生了心理问题,

需要不断花钱医治,还有三岁的儿子,

现在的弟弟真的是成了最落魄的人了。

  

一天,弟弟刚刚从外面干活回来,

却看到一辆轿车直接停在了自己家门口,

下来了一对男女,看到他们的脸,弟弟瞬间像是傻掉了一样,

对,是姐姐,而男人也是以前同村的一个玩伴,现在或许是姐夫了。

  

姐姐从弟弟的旁边走过,进到屋里,

看到了正在哭的孩子,走了过去,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糖,孩子不哭了,

阿娟摸了摸他的头,反身走到走进来的弟弟身边,

扔下了一张卡,一句话也没说,又走了出去上了车。

   

而跟着阿娟一起来的男人点了根烟:

「她让我告诉你,里面有五十万,密码是你的生日,

呵呵,其实真的挺可笑的,你知道的,我一直喜欢你姐姐,

小时候就是,但是那是你姐一心照顾你,让你上学,

根本都没想过结婚,后来没有办法,我也放弃了,

直到两年前,我遇到了瞪着三轮车卖水果的你姐,

那时候,我刚离婚,没想到又遇到了你姐,我俩一起又走到了现在,

其实我真的挺想给你一拳,小时候那次下大雨,

你姐用身体帮你挡雨,结果烧到了四十多度,最后也就哑巴了,

但是你姐也说过一点都不后悔,我想她也并不欠你什幺,

我就没想到你会这样对你姐,我也没什幺好说的了,

自己好好想想吧,你姐还在车上等我。」

  

看着开走的轿车,弟弟目光闪着泪花,他忽然想到,

自己曾经也是很爱姐姐的,对不起,对不起!

往下看更多精彩内容:9岁女孩吃自助餐,竟将食物装进书包,老闆跟蹤后偷偷塞给她20万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每天黄昏,邱汀炜都会坐在咖啡厅的靠窗位置,

将窗外忙碌的人群当成是与众不同的风景。

在员工们眼中,邱汀炜是一个十分苛刻的老闆,

无论是他的自助餐厅又或是咖啡馆,

他都要求员工们的态度要好、餐桌要光洁,

甚至不允许有一粒灰尘,不然就要罚款,这叫员工们苦不堪言。

  

不止如此,他对来自吃助餐的顾客们要求也极高,

食物不能浪费,浪费一点就不退押金,

这种规定,反而让他的生意节节高升,归根结底,

还是因为自助餐馆的菜不仅丰富而且新鲜,

60岁以上的老人以及10岁以下的孩子来吃,只需10元。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如今,他事业小成,惬意悠然的同时总会望着窗外奔波的人群感慨,

「熬啊,总能熬出头的,曾几何时,我也与你们一样,唉!」

就在他刚坐下不久,自助餐厅的经理就打电话来了,说:

「老闆,那个小女孩又来了,花10元钱吃了很多东西,

临走时还将食物装进书包,我们将她拦下了,要放她走吗?」

 

邱汀炜愣了愣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9岁小女孩抱着书包反抗的画面,

他不禁皱起了眉。

自一个月前,让那小女孩装了一书包食物走后,

之后她每个星期都来一次,渐渐的,很多顾客见有人破了例,

也学着打包带走,为此多出了许多麻烦,

早知道自己当初一时心软会让对方肆无忌惮,

那就应该铁石心肠。

 

可当他赶到餐厅,见到那小女孩泪眼汪汪的模样时,心又软了。

望着小女孩离去的背影,他越想越不对劲,

现在谁家的孩子不是父母的宝贝,

就算再穷也不至于吃不起饭吧,

难道这小女孩是竞争对手派来捣乱的?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为了弄清缘由,他开着车慢悠悠的跟在小女孩身后,

一公里,两公里……行至郊区,人流越来越少。

不知何时,小女孩手中多了一个大麻袋,

只要见到路边有垃圾桶,她就兴奋的跑去翻刨,

动作娴熟的捡起一个个饮料瓶,即使有野狗向她跑来,

她也无所畏惧的捡起地上的石头与之对抗……

  

见到这一幕,邱汀炜的内心是震撼的,

即使一个成年人见到饿了几天的野狗,

估计也会吓得转身就跑,他无法想像她的勇气从而何来。

此时,天已黑了,小女孩将捡来的一大袋瓶瓶罐罐卖给了收废品的,

然后踏上了公路旁的乡间小路。

车子无法继续,邱汀炜便徒步跟去。

 

走了约十多分钟,小女孩到家了,

那是一座用土砖修建的小平房,院内的石桌上点着一盏油灯,

一名拄着拐杖的老人望着院门口,脸上写满焦急。

  

「爷爷,我回来啦,给你带好吃的了呢。」

小女孩笑呵呵的将书包里的食物放在石桌上,

睁着大眼等待老人的讚扬,

可没想到,老人反手就是一巴掌,

吼道:「一个月了,你为什幺不去读书,为什幺要去捡垃圾,

若不是你老师来找我,告诉我情况,你还要一直隐瞒吗?」

说完,老人捂着嘴,剧烈的咳嗽不停。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「爷爷……对不起,你……你别生气啊。」

小女孩一边帮老人拍背,一边解释道:

「爷爷,你的腿受伤了,不能做农活也不能挣钱了;

爷爷,我们家里没钱了,我也长大了,我能挣钱治好你的腿,

能让你过上好日子,你相信我,好吗?」

  

老人在听见孙女说出这样的话后,

所有的怒气都消失得无影无蹤,

他捂脸抽泣,一遍又一遍的呢喃:「你才多大啊,才多大啊……」

 

院外,邱汀炜悄悄的看着这一幕,心似被针刺般难受,

他一直觉得自己是山沟里走出来的孩子,一直觉得自己苦,

可相比之下,当年贫穷的自己是多幺的幸福啊。

他不知道是怎幺回家的,只知道到家时,眼前一片朦胧,

原来多年不曾哭泣的他,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泪如泉涌。

 

翌日,他又踏上了那条乡间小路,

向街坊邻居打探那小女孩的情况,

这才得知小女孩的父母早就出了意外,是爷爷养她长大,

可前段时间由于家里的房子漏雨,

老人上房补瓦,不小心将腿给摔断了,

此后老人行动不便,再没收入来源……

残疾姐姐进城,却被亲弟弟赶走,五年后再见姐姐扔他面前五十万

 

之后的半月,邱汀炜每天都会出现在自助餐厅中,

左等右盼总算等来了小女孩,

一如既往,小女孩花10元钱吃完自助餐后又将食物装满背包,

当邱汀炜拦下她时,她说:

「大叔叔,你放我走好吗,因为这是我最后一次来了,

爷爷说这样做是不对的,但是我以后一定会还给你的。」

 

说着,小女孩递给邱汀炜一个小本子,

本子上记着这一个月来她带走的所有食物。

邱汀炜没有说话,拿着她的书包去了办公室,

把食物取出后,将事先準备好的20万元和一封信藏进了书包里,

而后,再返回将书包递给了小女孩。

当小女孩前脚刚走,他又开车跟着,护送她回家。

土墙院内,昏黄的油灯下,

老人双手颤抖的看着那封信,看完后老泪纵横,

只见上面写着——借条,无期:

别向命运低头,前路再难,也要给孩子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亳州SS翼生活|众多优质信息|高品质生活服务网|网站地图 申博会员注册充值 申博官网开户 申博唯一正网 申博亚洲域名更新 太阳神申博官网 申博免费开户 sunbet充值 菲律宾申博138娱乐 55402永利mg 申博官网开户注册